蜗牛吃菠萝

我希望,我们,就像信仰本身那样,纯粹,幸福。

希望你和我们的孩子都会平平安安。

你的怒火远远大于我的孤独。

很多时候,
莫名其妙地梦见过往的人
她们就好像一个角色驻进你的一本书里面
喜怒哀乐长存
我从来不敢说出来
她们叫什么 长什么样
因为她们和现实相距甚远
却又和曾经近在咫尺
于是我开始梦见孩子
我的孩子
他们就像一个个非常懂我的我 安静 耐心 又懂事
一切都好像非常温馨
我却很少梦见你
于是我非常失落
疑惑
是我变了太多?
还是这个世界上
我已经走了一条属于我的路了
而我的梦还在之前的地方停留
难以忘却


所以我的悲伤感越加减少
我的理性与感性越加可怕
而我却还是会闭上眼睛
任由他们在我的大脑里
徘徊不定